【齐鲁】赵家沟的泪(散文)

日期:

赵家沟秋天的天空像是被人刺穿了一样,细雨绵绵地下着。
   第二天一早,隔壁的老人赵东耀就来到了元斌家。一进门就说道:“东乡哥,听说你大儿子回来了,我女儿今天要结婚了,我请你喝一杯,你大儿子也来了。”宰是我们队里唯一一个通过了入学考试的人。我想请他跟陪嫁队伍一起去,说明我们赵家沟有人才。”
   结婚的人是袁斌的邻家女孩桂英。她比袁斌小一岁,家里有兄弟姐妹五个。我的父母努力经营家庭。大哥小学毕业后就不再读书,回家务农。桂英只读了两年小学,就回家帮父母干家务、干农活,赚点工分,减轻父母的负担。桂英的妹妹和元斌住在同一个院子里。他们从小就一起玩耍,一起捡柴,一起割猪草。我们甚至一起吃饭。每当到了吃饭的时间,他们每人都会端着一大碗盛满红薯粥的人,到院子里那棵腰部那么大的核桃树下边聊天边吃东西。有时我什至把家里的美味佳肴分享给大家。袁斌和桂英就像兄弟姐妹一样。桂英的姐姐好学,元斌就把自己读过的课本送给了她,并在空闲时给她讲解。寒暑假期间,他对她进行强化辅导。很快桂英就学到了很多知识,也比团队里的其他同龄人更加聪明、懂事。我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家人的生活会一天天好起来。
   袁斌听说桂英要结婚,非常惊讶。桂英还不到15岁。未达到法定年龄。袁斌在家中通过龙娃查出了事情的起因。桂英有一个25岁的大哥,没有家人。这几年,家里来了很多媒人。桂英家只有三间草房,兄弟姐妹众多。没有哪个女孩喜欢她的大哥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桂英的父母十分着急。但他的大哥却只能默默承受。
   去年秋天的一天,另一位衣冠楚楚的媒婆来到桂英家,为赵家帮忙。桂英的妈妈从邻居家借了两个鸡蛋,给她炒了一碗猪油面。吃完后,媒婆说道:“东耀叔叔,你看看你家,连瓦房都没有,只有三间简陋的茅草房​​。你大儿子都二十五岁了,怎么找婆婆呢?你们家不是有老二桂吗?英,过完年她就15岁了。在另一个镇上有一个李家,条件比你们好。儿子30多岁,女儿22岁了,要不你办一场‘刀锋婚礼’,让你们家的大公子嫁给你?李家的二女儿桂英,要嫁给李家的大公子,这样,大家就不会两全其美,李家大公子勤劳老实,桂英娶了她以后一定会过上好日子。”
   桂英的父母一听,就拒绝了。父亲沉默了,母亲骂道:“你这个坏媒人,想出了什么坏主意?我们桂英才十五岁,别作恶!”媒婆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。放下一堆话:“东耀叔叔,你仔细想一想,你去哪里找这么好的东西?你家很穷,如果你大儿子找到了婆婆,我就给你煎鱼。” ……好吧,我走了,你想清楚了,就带封信来,我给李家回信。”
   媒婆的话被躲在里屋的桂英听到了。桂英感到很不舒服,哭了。母亲走进里屋,抱住桂英,也哭了起来。桂英的父亲蹲在门口的石柱上,抽着烟叶,一脸无奈。桂英大哥更是心疼不已。他拿起粪桶,去田里干活。
   日子一天天过去,爸爸妈妈依然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大哥也努力工作,帮助父母养家糊口。家里依然贫困。如果大哥嫁不出去,后面还有三个弟弟,全家人都养不起他,生活就更困难了。懂事的桂英见状,心里着急。附近大队还发生了一场“极地之吻”,让桂英心理稍稍松了口气。为了这个家,为了大哥,桂英不得不做出牺牲。桂英咬牙答应了这门亲事。那天晚上,妈妈伤心欲绝,抱着桂英放声大哭。父亲一言不发,整晚都喝得酩酊大醉。
   桂英结婚那天,天色阴沉,细雨飘落,如赵家沟的泪水。没有花轿,没有嫁妆,又因为是“挑竿婚礼”,所以没人客气,更没有歌声、笑声。只有几位亲友和家里的小狗陪着桂英走了十几里山路,离开了养育了她15年的赵家沟和深爱的父母。站在村口的村民们眼含泪水目送桂英离去。李朝子和窦素群第一次没有吵架,一起站在村口看着桂英出嫁。一向铁石心肠的李“矮子”用手摸着眼窝,挤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心酸的话:“罪孽啊,桂英还不到十五岁,还没结婚呢?窦素群相对轻松地说:“再过几年,等我儿子和女儿长大了,他们也会像这样在杆子上做爱。”两个敌人的激情再次被激发,他们摩擦着自己的双腿。腰间又打了一架,战斗中,桂英越走越远,声音也渐渐小了,已婚的桂英泪水不停地流,就像从赵家沟水库流出的小溪一样。
   袁斌是赵家沟人的代表,被认为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。他步行十多里路,来到李家坝迎娶桂英的女儿。李家只有两间瓦房和一间猪圈。李家的大公子李一天已经三十多岁了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很多。那两年,他没有身份证,也没有户口簿,只能靠媒人的话。李毅天看上去是一个非常诚实、勤奋的人。他终于能够抱起婆婆了,有些苍老的脸上露出了艰难的笑容。但袁斌心里很不舒服,心情复杂。桂英当时只有15岁。酒席入洞房后,她要等到20岁才能办理合法的结婚手续。李家在瓦房前的竹林里设宴八次。席间,新郎向假姐夫袁斌敬酒。为了尊重李一天,袁斌举起酒杯,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一定要善待赵家的妹妹,不然,我们赵家沟人是不会答应的。”老实的李一天说道:“叔哥哥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对待桂英的。”说完,袁斌一饮而尽那微苦的酒。
   婚宴结束后,袁斌和几个送新娘的村民一起离开了李家坝。已经走出赵家沟,见过世面的袁斌一边走一边想,如果不是他走出赵家沟去参加考试,家里有兄弟四人,没有姐妹,他们也不会就算有机会“杆子上的孩子”,恐怕他也要一辈子光棍了。此后三十年,我再也没有见过桂英,也没有和桂英通信过。我想知道她的生活过得怎么样?袁斌一直想着她。
   回到赵家沟,光光娃和二娃来找元斌玩。袁斌很高兴,从里屋拿出糖果招待一些儿时的朋友。他们喝着从大城市带回来的糖果,心里甜甜的。自从袁斌走后,赵家沟发生了很多事情。袁斌问道:“哦,你怎么不见龙娃呢?”说话很快的光光把嘴凑到袁斌耳边说道:“你知道吗,龙娃姐姐前几天被几个说普通话的男人跟踪了?走后我听说他们是河南人。他们给了龙娃老爷子1000块钱的聘礼,龙姐嫁得越远越好,龙娃这几天还在生闷气,想知道老爷子是不是已经向龙姐提柱子求婚了,他很担心“以后找不到老婆了,他一直在家里读书,想进大队当一名民办教师。”袁斌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。我还有三个弟弟。如果我没有妹妹我该怎么办?
   二娃站起来,骂光光:“你个王八蛋,别到处说龙娃家的事,不关你的事,你该考虑一下嫁给自己的婆婆是不是?”
   二娃和光光从来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,经常大喊大叫就忘记了。
   袁斌向他们讲述了成都的慷慨、九眼桥、望江楼的情况。他们都羡慕不已,表示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去城里看看。
   第三天,母亲张桂芳放下尊严,到赵家沟下段的姑妈家借了三块钱给儿子买了一张公交车票。同样一大早,袁斌就出发前往成都。秋天,赵家沟的雨,像泪水一样落在袁斌的头上。
  
   2023年9月30日星期六,赵家沟竹韵书院